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现世第二弹  事不过三的正式递名片》
-
-一想起我还能够爱您
-
-我就快要喜极而泣
-

只他二人的隔间把饭店外面的喧吵隔绝在外。

提利昂把原先侍者倒给他的还一口未喝的热茶端到了女孩面前。在她默不作响地摇头拒绝下,提利昂未再强求,转手把茶盏放回桌上。

他又拆开一包湿巾递到她面前。

正迎女孩抬首的眼睛,提利昂这一次没有容她拒绝,他说:“你需要的,擦一擦。”

于是在女孩的道谢下,提利昂坐到她邻座,她擦拭手肘的动作因此停顿。她被人推倒在地的时候他看见她吃痛地以手臂撑地。

距提利昂上一次见到女孩已经是快要一个月前的事,那天她在街口捡一沓零散在地的传单纸。可能是被人撞到了或是她...

 

《突然现世的表达 爱意(?)》
-
-我想了想
-
-还是爱您
-

“还可以点单吧?”略为低沉的男声响起时女孩正好结束罐杯的清洗,接档的空隙与水流声在止静中交替。

思维定势让转身面向来者的她愣住,她一时之间以为是她所身处的饮品铺灯光和夜晚街道的亮暗对比使她一下子恍惚看不清来者模样。

正开始收拾器具准备下班的女孩刚还在想这么晚这么久过去还会不会有哪位客人。

没想到一个念头便把客人盼来了,可是转身没有看见客人半点影子的女孩有丝来由诡异的胆怯,她干咳了声:“有人吗?”

大晚上装神弄鬼的应该也是人吧。她瞎安慰自己。

但最好的安慰是对方依旧予以回音。

“你倒是向前一步?”听起来好像是一位耐...

 

-现代 AU
-
-冰火的一个“邪窖”(?)
-
-    波 隆 玫 瑰
-Σ(|||▽||| )
-    嗯波隆玫瑰

求婚就趁着对方愣住的时候赌一局吧。

这是一场一个人闭眼俯身的赌博,波隆在前倾身子的这几秒内,如果他没有等到可以让面颊火辣的响亮一啪一掌,那么大概率可能吻空,或者小概率吻到柔软。

然而被她圈拿在手指间的金属环戒吻起来冰冰凉凉。那是另一枚象征其他意义的尾戒。男子倾身本意的袭吻就这么被止在了她抬手的动作中。

“你离我更近一步了先生。”有些话她是怎么温柔地笑着告诉他她还有并不似表面美好的另一面的。

站在波隆身前的女子没有...

 

[权力的游戏][提利昂]与我平行的灵魂

有人想和提利昂    谈    情    说    爱    ?没错就是有。

灵感源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中午我们在街上遇见一只骨瘦如柴的小狗,你想给它怜悯,而我阻止了你,我说:“你不要蹲下,不要摸它,你不要看它,你不要让它有所期待。”
目的:瞎宣泄我无处瞎安放的瞎悲哀
目的:献给我敬爱的角色
目的:记录我个人的“阿克夏”
感想:我用我要动用的全部知觉去爱这些个灵魂与我平行的角色们,这辈子都想在纷繁的世间里可以找到一双被泪水涤净得清明的眼睛。啊我...

 

殿堂Σ(|||▽||| )

2019/1/1
《结果没能在去年写完,那就以后再说吧》
-
-一开始就带着“要全面解析自己”的这一种逻辑
-
-不过还是想说我永远爱您
-

其实就是肤浅的故事。我好像只是为它们找了角色作投射,还拉来怪异的情节演出这场还算生动得可以打动我自己的戏。其中的戏剧性怕不是我本身作贱,噢其中的戏剧性就是我贱无可救的人生而已。

“阿克夏”作为“我个人经历中每个时刻产生的思想,言语和行动。所谓灵魂的旅程和感受。”
“提利昂”作为“不断被我怀疑,不断被我确认的,却始终引导我的,认识主体对客观对象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所谓的世间真理。”

这么多年来最后我也没能杀死真理,反而被它驯服。(不是我太弱而是它太强...

 

一个人的“独立宣言”(*'w'*)

2019/1/1(梦醒时分)

8年我抵触,沉默,封闭自我。自倚劣根性嘲笑蔑视冷漠地忽视一切。
8个月我整理混乱不堪的思绪。自虐般地用全盘否定的姿态接纳所有。

我抱住马斯洛的手臂,我对弗洛伊德呲牙狂吠。
十多年前把我从溺水中抓起的同一只手,
成为多米诺效应的最后一下推动,我整个人链式崩盘。

梦里的我嘶吼,失语,妥协,跪下,痛哭流涕,高坠溺毙一万次。

我就这样醒了过来。
我依然不放声大笑,我依然不放声大哭。
但是我终于成为了我。

不动声色地准备好了满腔清醒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柔情,等这广漠的世界接受我。

能被接受的自信是我确信了世界的存在目的是容纳每一个不同却又相同的人。

 

《您太过分了》
-
-逻辑和剧情?我确定今年写不完了(…
-
-我爱您
-

她扔掉他给的手帕,却又后悔地想要捞回来。女孩会游泳,而且非常擅长。当她怎么也捞不到够不着越漂越远的巾帕的时候,察觉到内心的绝望与对那她本应该恨的人有多依赖时。她多么希望自己已经死了。

“我希望我死了。”她希望水可以溺死她,“那我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女孩原本撑在床上的另一只手揪住了提利昂的衣领,因为他还在笑。无论是她紧揪他衣领的动作在他看起来无足轻重。她还刺在床上的匕首真的构不成威胁。

女孩说出的话一点都不恶狠狠,听着她倾诉般向他剖解了她自己所有的秘密。提利昂仿佛感受不到她的绝望似的,只是用一双能够包容一切的眼睛认真又温...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