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2018/4/17

假使能与一个正讨厌着的人维持真挚的友谊。

厌恶着就难以真挚,要真挚就很难厌恶。就像很多矛盾一样有极大的乐趣存在其中。

既能明了情绪的控制也能隐约地看见心理塑形的轮廓。这样的自问方式总能得到本心倾向的答复,得到始终真诚的结果。然后就有幸体会那份强行把本心的倾向按照个人意识而掰转的感受。

 
评论(20)
热度(30)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