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我又被带到冒充的皇帝面前,他们按着我下跪。普加乔夫伸出他青筋鼓鼓的手,"吻他的手!吻他的手!"周围的人对我说。可是,我宁愿接受最可怕的酷刑,也不愿遭受这下贱的屈辱。

我一动也不动。普加乔夫放下手,冷笑一声,说道:"看起来,他少爷快活得糊涂了。搀起他来吧。"



这些命中注定要上绞架的人所唱的关于绞架的民歌,对我产生了怎样的印象,我真难以叙说。他们一个个神情严肃,歌喉整齐,给本来就很动人的词句再添上慷慨悲歌的感情色彩——这一切合在一起,便具有了惊心动魄的诗的魔力,震撼着我。


“'与其吃死尸活三百年,还不如喝足一次血,然后听凭上帝去安排吧!'这个卡尔美克故事怎么样?"

"意味深长。"我回答说,"不过,在我看来,烧杀抢劫就好比吃死尸。"

普加乔夫愕然瞟了我一眼,什么也没回答。我们两人都不做声了,各想各的心事。

评论
热度(11)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