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

由于大气的散射作用,整夜天并不完全黑下来。在彼得堡,春夏两季夜晚极短,尤其是夏至前后,黄昏过后紧接着就是晨曦,整夜几乎全是晨曦初露时分的柔和光亮,因此称为白夜。

那些被押赴刑场的人想必就是这样,对路上所遇到的一切都产生一种依依难舍之情。

“索尼娅,你经常这样虔诚地向上帝祈祷吗?”他问她。索尼娅默默不语,他站在她身旁,等待回答。

“要是没有上帝的话,我会怎样呢?”

“可上帝为你做什么了?”他继续追问她。

“他在做一切!”她很快地低声说,又低下了头。


         “你多奇怪啊,索尼娅。我对你讲了这件事以后,你却拥抱我,吻我。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身上戴着十字架吗?”她突然出乎意料地问,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

起初他没听懂她的问题。

“没有,没有,是吗?给,把这个拿去吧,是柏木的。我还有一个……这一个给你。你拿着啊……因为这是我的!这是我的!”她一再请求说。“因为咱们要一同去受苦,一同背十字架!”

评论
热度(11)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