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加缪][局外人]


那太阳和我安葬妈妈那天的太阳一样,头也像那天一样难受,皮肤下面所有的血管都一齐跳动。我热得受不了,又往前走了一步。我知道这是愚蠢的,我走一步井逃不过太阳。但是我往前走了一步,仅仅一步。


我的律师已经按捺不住,只见他举起胳膊,法衣的袖子都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浆洗得雪白的衬衫,大声嚷道:“说来说去,他被控埋了母亲还是被控杀了人?”

但检察官又站了起来,他用力地喊道:“是的,我控告这个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

我对我自己有把握,对一切都有把握,比他有把握,对我的生命和那即将到来的死亡有把握。
我从前有理,我现在还有理,我永远有理。我曾以某种方式生活过,我也可能以另一种方式生活。我做过这件事,没有做过那件事。我干了某一件事而没有干另一件事。
什么都不重要,我很知道为什么。

评论(3)
热度(18)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