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而我却始终爱着你。

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象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为你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我一无所有,你身上的东西我一无所有——再也没有孩子了,没有一句话,没有一行字,没有一丝回忆,要是有人在你面前提到我的名字,你也会象陌生人似的充耳不闻。

评论
热度(37)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