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情书》岩井俊二

年少时纯净如雪般悄无声息的恋慕。

一个人告别过去,另一个人重拾过去。


博子仰望天空,洁白的雪花漫无边际地从无色透明的天空飘落,美得无法言说。死于雪山的他,在最后那一刻看到的天空恐怕也是这样的吧。


电影中消失的段落:

安代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女孩子们的面孔中搜寻,然后指着一个女孩:“咦?这个女孩很像博子,不是吗?说不定是他的初恋情人?不是说男人会照初恋情人的相貌找女朋友吗?”博子把脸凑近相册,凝目而视,却看不出哪里相似。




她还有很多话想要跟他说:

就在指尖捕捉到那个名字的瞬间,博子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奇妙的想法。博子从他的桌子上找了支笔,伸出手掌,忽而转念,又卷子袖子,把住址抄在雪白的手腕上。小樽市钱函二丁目二十四番地。端着点心和红茶的安代走进来时,博子雪白的左手腕又缩回羊毛衫的袖子里了。

“在盘算什么呢?”安代的声音吓了博子一大跳。

“什么?”

“秋叶他们。他们在盘算什么呢?”





确实是一封迟到的“情书”:

利满递过来一封信。大言不惭地开口说道:“是情书吧?”

对于这种总是拿恋爱或者性开玩笑的无聊家伙,我在身心上都无法接受。总之,我几乎一瞬间就火冒三丈,左手猛地夺过信,右手一把锁上了门——这一系列动作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她一直很想念他:

“扫墓时,我求过他了,”秋叶的目光很认真,“求他让我和你结婚。”

博子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

“适可而止吧,让他轻松些不好吗?”

“……”

“你也顺其自然吧。”

“……”




她还是很想念他:



渡边博子:“她不是敌人,这不是游戏。秋叶先生,太过分了。”






看小说时最喜欢的一幕:

就在这一刻,阿树骑单车到邮局,寄出她刚写好的信。当阿树骑单车经过时,博子注意到这个人长得跟她出奇地相似。她记起的士司机的话,觉得阿树像她这回事很有趣。不假思索地,她叫:“阿树!”

阿树停下来。她缓慢地回头看。她觉得有一把声音从背后传来。但看不到是谁叫她。但博子看到阿树:她简直是她的孖生姊妹;长得一模一样。




又一个消失了(一半)的片段:

博子拿出纪念册,想找出另一个阿树。“她长得像我吗?”博子问阿树的母亲,指着那女孩子。

“你指什么?”

“嗯,”博子犹疑地说,“阿树对我说他真的爱我,但怀疑他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令他想起这个女孩子。如果这样的话,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想。”

藤井太太微笑道:“请你,博子,只需要爱我的阿树。这就是我的唯一请求。”




与小说的片段有所不一样,但更为精彩的段落。影片中的藤井太太第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哭:

博子看着毕业纪念册,“他的同班同学中,是不是有和他同名同姓的?”

阿树的母亲回想了片刻,却说:“我不清楚,有这人吗?”

 

博子:“这个照片和我很像吗?”

“嗯?”


博子:“像我吗?”


“博子吗?”认真比对了一下,“不知道像不像呢?”

“如果像的话呢?”藤井太太笑了,“如果像的话又能怎么办?”


“不,没什么。”博子也笑了。

“骗人。”

“不,我没有。”


“博子,你的表情都写着是在骗人了。”藤井太太伸手捧了捧博子的脸,她又一次地问,“如果像的话又能怎么办?”

终于使一直平静淡然的博子露出哭腔。

“如果像的话,我就不能原谅。如果这个就是他选择我的理由,妈妈,我该怎么办呢?”


藤井夫人收回了所有的笑容。

“他曾经告诉过我,他对我是一见钟情。我也是深深地相信着,但是……一见钟情也是有它的原因存在。我一直在被他欺骗。”

“博子,你是在嫉妒那个国中女生吗?”

“是呀,很好笑吗?”


“是的,很好笑。”藤井夫人又笑了笑,这一次是忍着眼中的闪光,“那孩子有多幸运,居然能让你在他去世后还保持妒意。”

“博子,你还爱着他吗?”

“再这样说下去,我又要哭了。”答案毋庸置疑的。

而博子的话音刚落,却是藤井夫人失声地哭。 



 事实相反,是最好的回忆:

亲爱的渡边博子小姐,我对他的事确实都记得很清楚。但是我对他的记忆都是出于同名同姓的牵扯,这样说来我想你就可以想象得到,那都不是一些好的回忆。





在叙述回忆时,她特别注意“你的阿树”这一用词:

他不喜欢针对他们的玩笑,但亦不见得特别维护她。他只是对整件事感到厌倦。有一回他真的发火了。我们选举班主席,其他同学不知怎的预先安排了一切,你的阿树跟我拿到一样的票数。真的是讨厌的玩笑。宣布结果的人说:“当选者是藤井树和藤井树。”我想我是哭了还是什么,你的阿树爆发了。他抓着那人的衣领,把他抛向墙上。教室一片混乱,大家都尝试分开两人。



经典段落之一:

放学后我在单车棚等他,他来时天色已黑。

“你拿了我的英文试卷。”我说。

“噢?怪不得我拿了95分。”

他拿出他有的试卷。他坐在单车旁的地上。

“我为什么考得那么差?”他说,“阿树,可否转我单车的脚踏。”

我答应,他单车前驳上发电机的灯忽明忽暗,他用这微弱的灯光细阅他的试卷。

“现在不是看试卷的时间。”我投诉。后来,他给我他的试卷作为纪念。



最经典段落:

那天傍晚,我踏单车回家,一个男子用纸袋蒙头骑单车在路旁等候。他剪了两个洞来看路。我一眼便看出那是你的阿树。当我的单车过他时,他追上我,毫无警告下,拿出另一个纸袋套着我的头。我尖叫,在一棵树前停下来。我奇怪这人怎么会这么卑鄙。




经典段落之一,镜头下的画面:

我记得又一次你的阿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他遇上意外,差点断了脚。无论如何,他是学校田径队的队员,而运动日快要来了,很多学校的人来比赛。他不能参加,所以那天只是坐在跑道起点旁看比赛。当他喜欢的一百米短跑开始,跑手在准备起跑,你的阿树同样做。当起跑枪声一响,他做了最愚蠢的事:他从地上跃起向前跑!但三十米后,他忍不了摔倒。他后面的人跌在他身上失去了机会。




阿树,

我寄给你我的照相机。可否请你去你的中学拍些照片?我真的很想看看那跑到是怎样的。

博子




告别过去:

博子微笑。她想着对阿树说什么。面对雪山,她大叫:“阿树,你好吗?我…很好。”

博子跪在雪上,控制不了。第一次,她感到自己,她可以让阿树离开了。







彻底告别过去:

这里是你给我所有的信和照片。十分感谢你为我写的和做的一切。但这些都是你的回忆,因此你应该保存。



懵懂结束倒计时:

附注:借书卡上的名字真的是他的名字吗

藤井树:嗯?什么意思?

 

附注续:我有种直觉,他在卡片上所写的名字,应该是你的名字。

   藤井树: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追忆逝水年华:

阿树拿着它,无声地看着。上面有一副清纯、仔细的素描。这是她的脸孔。




评论(6)
热度(31)
  1. 从不偷偷想念主塔水晶 转载了此文字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