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三岛由纪夫][金阁寺]

我少年时期就像混浊在黎明的色调之中。黑暗的影子世界是可怕的,但白昼似的轮廓分明的生,也不属于我。

“你说人世间最美的东西是金阁,这是真实的。”
在给父亲的信上,我第一次这样写道。

我们所以突然变得残暴,那是在这样一瞬间,即一个晴朗的春天的下午,在精心修剪过的草坪上茫然地望着透过叶隙筛落下来的阳光嬉戏的一瞬间。

“让世界变形的,绝不是什么认识嘛。”我情不自禁地冒着差点自白的危险反驳说,“让世界变形的,是行动。只能是行动啊。”

改变世界的,不是行动而是认识,并且是一味模仿行动到了极限的认识。

评论(2)
热度(23)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