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让多米尼克鲍比][潜水钟与蝴蝶]


“我的肉体沉重如潜水钟,但内心渴望像蝴蝶般自由飞翔。本来想死的我,只能靠想象与回忆活下去。”



她会替我和我所爱的人讲电话,而我听着他们的交谈,趁机捕捉一些飘舞的人生碎片,就想把捕捉蝴蝶一样。

既然回不到现实生活,梦就不再是一种容易消散的娱乐,而会一层层堆积起来,形成一长串的虚幻梦境,仿佛是从长篇小说里抽绎出来的。

在我的梦里,我多么想逃走,但只要我一有机会逃走,我就会突然觉得昏沉,一步也动不了。我像石像,像木乃伊,像玻璃。我和自由之间如果只是隔着一扇门,那么我连打开这扇门的力气都没有。

当喧哗止息、宁静回返的时候,我听见蝴蝶飞过我脑海的声音。必须非常专心才能听见这声音,甚至要凝神静思,因为蝴蝶翕动翅膀几乎是无法感知的。稍微用力一点呼吸就可能掩盖了了它鼓翅的声音。
然而有件事很奇怪。我的听觉并没有改善,但这声音却听得越来越真切。我耳朵里是有很多蝴蝶的吧。


医院的“开学”使我确认了一件事:我真的是这里的新生。这里,在床、轮椅、走廊之间,有生命来来走走,生命都走了,但是都走不出这里。

评论
热度(11)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