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杜拉斯][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堤坝由几百名因为一种突如其来的狂热希望而终于从上千年的麻木状态中苏醒的平原农民悉心构筑而成,然而,这些堤坝,在太平洋的海涛猛烈而根本性的冲击下,一夜之间竟然如纸牌搭的房子那样坍圮。


“您最喜欢的是这枚吗?”过了一会儿,他轻声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想要最贵的。”

“您只想着钱,如果您爱我……”

“即使我爱您也是这样的。这是不可能的,万一您把钻戒给了我,我们也会把它卖了。”



在她曾经读过的唯一一本书里,在她后来曾看过的电影里,“我爱你”这几个字只在一对情侣交谈过程中说过,而且只说过一次,这种交谈几乎仅持续了几分钟,却了结了几个月的等待,可怕的分离和无穷尽的痛苦。她只在电影里听到人说这句话。很久以来,她都认为说这句话比说完之后委身于人要严重得多,她认为,这句话一生只能说一次,以后就不能再说了,否则,你就名誉扫地,丢人现眼。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人们可能在情海欲火中,出于本能说出这句话,甚至会对妓女说。这是男人们有时想说这句话的需要,仅仅是为了立刻感受这句话那消耗体力的力量。然而,为了同样的理由,有时也需要听听这句话。

评论
热度(9)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