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hp][罗赫]阴差阳错共伞之下令人想要弃伞而逃的谈话

※AU
※现代校园,双向暗恋(也许)
※hp罗赫罗

※罗恩&赫敏






再给罗恩韦斯莱一刻钟的重置,他就不会信誓旦旦地向同行同学表示自己有记得带伞而留在办公室待到最后。

雨大概就是待在室内旁听雨声还算惬意,然而不得不步入雨中就很不舒服了。十万分的不舒服尤其是这手头有的只有一把破损的雨伞。

寄人“伞”下的罗恩不太自然地紧抓自己那已毫无用处的破伞,与此同时他还捧抱着一大沓的书。不用说勉强用一手托住一沓文件袋已经十分吃力的罗恩韦斯莱,在终于推撑开雨伞才发现手里这把雨伞有着难以忽视的破洞那一刻有多绝望。



再一次的尤其,要他与从来没有说过几句话的女孩共站于她的伞下,就会很尴尬。

“去教室?”一声撑伞的声响,还有几分耳熟却尚未算得上熟悉的女声。




罗恩大可以坚定十秒前的决定:兜住臂怀里的书,一股脑冲进雨里。浑身湿透地回教学楼顶多可笑又不会有其他更严重的威胁——不在积水潭里摔倒的话。

但当罗恩韦斯莱回首对上女孩的视线,格兰杰小姐丝毫没有征询他的意思,她不等他回答,就已将撑起的伞遮到了他的头上。赫敏格兰杰很擅长在短时间内给他人做出决定,或者不如说她早就已经那么想好了:“可以一起,我也正好要去。”

有主张大概是优等生的特质之一吗。

挡在他头顶的屋檐被替换成了她手中的红棕雨伞时,他这么想。



“啊噢……谢谢。”略一点头的罗恩并不确定赫敏是否有听见他近似嘟囔的言谢。

不止是女孩手中的伞的高度要顾及罗恩韦斯莱的身高,罗恩韦斯莱也自觉地调整背部,但在稍微俯背与挺直身板之间来回尝试了几下后。



“所以你刚才的起跑式、别告诉我你是我想的那样,准备冒失地冲进雨里?”赫敏格兰杰的问话使罗恩韦斯莱的俯背弯腰僵在了一个高度。

“也许吧,为坏运气埋单。”罗恩韦斯莱耸起右肩擦了擦莫名燥热的耳朵,已经无用的黑伞攥在他环抱书沓的手中。在母亲的叮嘱下算是没有忘带雨伞,但直到要用之时才发现这把备伞根本就是破的。

似是嚼了一下他口中所说的坏运气,如果这不算另一场好运的巧合。站在楼梯口的走道旁,赫敏眼看着罗恩收起了撑开破得可见雨景的黑伞后,那一瞬她只是下意识地撑开伞,几步就遮挡住雨幕前少年的红发。就像此刻一样。赫敏格兰杰将撑握在手中的伞柄转了个较好把握的角度:“然后呢,你手里那把没用了的伞不用扔吗?”



虽然一直以来没怎么说过话,但罗恩韦斯莱知道女孩的名字。他要怎么才能不知道这位各方面能力都能秀得出众的女孩。如果要罗恩韦斯莱形容他对这位格兰杰小姐的印象,他大概会省下老师们嘴里对赫敏格兰杰众口一词的夸赞。

毕竟不需要考虑她用功程度还是作业答卷的罗恩看来,就简单的日常相处而言,其实格兰杰小姐真的蛮棘手的。

伴在雨落伞顶的嘀嗒声响,赫敏的说话节奏向来快却吐字清晰。要罗恩听清她的话并不困难,但反过来他的吐字要听起来并不容易。

而他还要叹一口气。

“……带它回去看看吧再。”罗恩心觉这柄遗憾有了破漏的伞也许还没到寿终正寝的地步,如果能缝补一个补丁又能苟活一段时间。

“哦那么听起来你与这伞感情深厚。”赫敏只是出于不冷场为目的的回应听起来有点干。


罗恩嘴还没张完就闭上,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这并不是。

赫敏格兰杰毫无自觉地坦直地问了她想问的,随意又漫不经心地问出一些会让敏感的同龄人可能略感不适的问题。这短暂的交流使罗恩韦斯莱多少了解这位看起来优秀的女孩的些许特质。



“……那个咳,不如我来撑伞?”两人在雨中走了一段路的距离,罗恩尴尬地试着打破尴尬话局,然后他发现自己成功地拙败。

因为他的突然发问使赫敏眨了一回眼:“我应该理解为你在向我提议,由我来帮你拿这沓书?”



罗恩可以说她曲解他了,可赫敏的直白倒像是她在提供这个莫名不知来由的建议。

与他并肩走在伞下的格兰杰小姐斜睨着他,她一脸了然的“你是这么想的”表情让罗恩失了语。罗恩本就捧抱着双手持捧都略显困难的一沓书,在替他撑着伞的赫敏的注视下,他似乎觉得手汗使书更滑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敢思索太久地否认后,罗恩的目光斜瞟向另一个方向。

他盯望着的伞架尖的雨珠才刚垂落一滴,罗恩试着反思自己与其他异性同学相处的难易。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一个人觉得赫敏有问题还是与赫敏相处的他自己有问题。



“嘿你知道吗。”像是想起了什么,赫敏自然而然地转了话题。

“嗯?什么?”


不知道赫敏将视线落在哪里,也就算她说得好似漫不经心。已让罗恩觉得她这样就好像在课上点出哪位老师的板书错误一样:“你还没有跟我道一声谢谢,如果我没记错。”

她的话音才刚落,罗恩猛地回头:“……你记错了。”



一记吸气的沉默已让罗恩把话说得不急,可仍让赫敏高挑了半边的眉。

“呃我是说,我谢过了…”他再度补充。


“谢什么了?”赫敏总有种问到底的精神,放到课上讲师会为她的精神打满分。

“谢谢伞。”


“谢谢伞?”不会是没听清却重复他所说的话。

这让罗恩抿了一回嘴:“谢谢你的伞!”

然后得到她挺随和的一句:“嗯不用谢。”



捧抱着已经忘却了重量的书,罗恩踩空了一块地砖。那一块他早就熟悉位置却还是莫名其妙踩空得一个趔趄的小方块。他是原谅不了自己这么别扭地与一位说是尚未熟悉还有几分陌生的同学别扭地交谈。

“…不是等等,我之前真的有说谢谢。”站稳下一步的罗恩紧接着开口,似乎试图力证自己并非是在她提醒之后才被动地道谢。

罗恩默默地避开了直接说个大概您没听清。

而根本没有“承认自己没听清”意思的格兰杰小姐依旧很有理地发言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挺常规的礼仪,不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就不算是在道谢。”

不知道是否适合此刻望着对方眼睛地回谢一句“多谢提醒”的罗恩韦斯莱选择沉默。

“呃有道理,说的很好。”罗恩只能抿嘴再抿嘴,他觉得自己好像被言语说教的同时也被言语拎起来批评了一回。与此同时确认了一件事,格兰杰小姐大约能有当老师的资质,在招被说教者些许抵触的方面她无师自通。





一时的冷场也许能够持续到教学楼下,离罗恩能够“脱离”赫敏雨伞控制的路只剩下一小段路的距离。

“……刚才看你的时候还以为你脸上好像沾了脏东西。”还是赫敏先开口,每当她觉得沉寂来得突然,常这样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把天聊死。但让她发自内心地想试着补救一下还是第一回。

虽然“补救”是火上浇油,她只要试试就知道了。


“我?什么东西…你是说哪?”罗恩马上就会后悔自己信以为真。

“不过再仔细看一看才发觉只是雀斑而已。”



哇您是不是以为自己说了一个挺好笑的笑话。罗恩硬生生咽下心声。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认真地开玩笑。有点以自我为中心的格兰杰小姐有不经意得罪人的特质。

罗恩看向这位有点难以相处的格兰杰小姐,他无力地咬了下舌头。看在她无意又认真的份上,他自嘲救场:“挺有特点的不是吗,那是传家宝。”

评论(20)
热度(64)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