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麦卡勒斯][伤心咖啡馆之歌]

世界上有爱者,也有被爱者,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往往,被爱者仅仅是爱者心底平静地蕴积了好久的那种爱情的触发剂。每一个恋爱的人都多少知道这一点。他在灵魂深处感到他的爱恋是一种很孤独的感情。

牧师也许会爱上一个堕落的女人。被爱的人可能人品很坏,油头滑脑,染有不良恶习。恋爱者也能像别人一样对一切认识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感情的发展。一个顶顶平庸的人可以成为一次沼泽毒罂粟般热烈、狂放、美丽的恋爱的对象。一个好人也能成为一次狂荡、堕落的爱情的触发剂,一个絮絮叨叨的疯子没准能使某人头脑里出现一曲温柔、淳美的牧歌。因此任何一次恋爱的价值与质量纯粹取决于恋爱者本身。

儿童幼小的心灵是非常细嫩的器官。冷酷的开端会把他们的心灵扭曲成奇形怪状。一颗受了伤害的儿童的心会萎缩成这样:一辈子都像桃核一样坚硬,一样布满深沟。也可能这样一颗心会溃烂胀肿,以至于体腔内有这样一颗心都是一种不幸,连最普通不过的事也会轻易使这个人烦恼、痛苦。


所有有用的东西都有一个价格,你不花钱就买不来,这就是眼下的世道。
可是人的生命值多少钱却没有人定过价;它给你的时候是白给的,收回去的时候也是无偿的。
有时候你累得满头大汗,费了好大劲儿,事情还是没有起色,这时你心灵深处便会泛起一种感觉:你的生命并不太值钱。



你与别人一起生活了以后,再独自过日子就会变成是一种苦刑了。这是时钟突然停止其嘀嗒声时,生了火的房间里的那种寂静,是空荡荡的屋子里那种让人神经不安的影子。






评论
热度(13)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