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蜂蜜与四叶草][竹本祐太]明明只是有东西落在画室了所以一个人折返空教室而已

-《蜂蜜与四叶草》
-竹本祐太


圆板凳被移到临窗的位置,拂窗入室的风把纸木颜料的气息淡化得若有若无。

竹本祐太坐在窗边,静静地发呆似的看着窗外。

从小到大他有数不清的时间都待在画架前度过,执笔的侧掌不经意地在画纸上摩擦过数不清的次数。为了让铅印按照自己的想法铺于纸上,在这之前撑压纸上的手掌侧腹总是先尝铅味。

空无一人的画室有这样的好处。既不是学生的位置,也不是讲师的位置。旁然于外的自由座位,坐在画室中,甚至不必坐在画架前。

空握着笔一样,面对着窗的竹本祐太抬起的右手空握着一束空气。而拇指平对窗口视野的画面中心,凭空在意想中描摹的构图,只是滨田山美术大学的这小一片碎景而已。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好像在那一刻已经把什么都想了个遍。

抬手比划构图的他也许只是想感受那穿绕手指缝隙而过的风。

评论(6)
热度(5)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