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契诃夫][吻]

他走到小桥上,站了一忽儿,完全不必要地摸了摸浴巾。


现在他什么也不再盼望了,他这才清清楚楚地了解了那件亲吻的事、他的焦躁、他的模糊的希望和失望。

整个世界,整个生活,都好象是一个不能理解的、没有目标的玩笑。

评论
热度(13)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