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D.H.劳伦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当你了解到他们深处时,就知道所有男人都只是孩子。

“多么可爱!多么无畏!”她温柔地说。
猎场看守蹲在她身旁,也带着愉快的表情,看着她手中那只无畏的小鸡。忽然,他看见一滴眼泪落在她手腕上。

“我……我不能爱你。”她哭道,突然觉得她的心碎了。

“不能爱?那就别爱了。又没法律规定你得爱。顺其自然吧。”

一只孵卵期的母鸡是没有自我的,它整个身心都为了它的卵或小鸡。

妄谈什么“精神的终极乐趣”。对女人而言那有什么意义?对男人又有什么意义?那只会让人变得龌龊又卑下,甚至在自己的精神里也是如此。你需要纯粹的肉欲来净化精神世界,使之活跃。只有纯粹火焰般的肉欲,而非脑子里一团糨糊。


“终极乐趣?”她抬头看着他,“说生命的终极乐趣来自思想,不有点蠢吗?敬谢不敏,给我肉体就好。我相信肉体生活比思想生活来得更真实,只要肉体被真正唤醒。然而世上大多数人,就像你那著名的机器似的,精神只附身在行尸走肉的躯壳上而已。”

可是人不能就此逃走。这个时代,世界尽头和天涯海角,离查令十字街不过五分钟路程。只要无线电还在,就没有世界尽头可以躲藏。

人必须在竭力抵抗奋斗到极限后,才能信奉一些超越自身的东西。人无法相信未来,除非真正相信自己的最大美德,相信凌驾其上的力量。所以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小小火焰。

评论
热度(11)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