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杜穆里埃][吕蓓卡]


我的思想在追逐一个幻影,她那影影绰绰的轮廓终于逐渐显露。不过她的面貌依然隐晦,肤色尚不明晰;她那眼睛的长相和头发的色泽都还不甚分明,有待于显现。
她的秀美是永恒的;她那甜蜜的笑使人终生不忘。她的声音还在某处余音缭绕;她说过的话还留在人们记忆中。她曾涉足的地方景色依旧;到处都还有她亲手抚摸过的东西。也许柜子里还收藏着她穿过的衣服,上边仍然遗留着香水的气味。在我的卧室里,压在枕头底下的那本书,她就曾经捧在手里。


我不属于他生活的那个圈子。我像个孩子那样,像条狗那样,病态地、屈辱地、不顾一切地爱着他,但这无济于事。他所需要的不是这样一种爱情,他需要的是我无法给予的别种东西,是他以前曾领受过的另一种爱。




“她即使死了,也还是这儿的女主人。”

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像把钳子那样将我紧紧夹住。

“你为什么不走开,我们这儿谁也不需要你。他不需要你,他从来都不需要你。他忘不了她。他需要的是再让他一个人呆在这所屋子里,和她朝夕相处。躺在教堂墓地里的应该是你,而不是德温特夫人。”

她把我往窗口推去。窗开着,我可以看到身下沉浸在茫茫大雾之中的晦冥昏暗的平台。

“往下面看,不是很容易吗?你为什么不纵身往下一跳?你为什么不试一下?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评论
热度(12)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