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托马斯哈代][无名的裘德]

雾这时越来越淡薄,透过它能看见太阳。他拉过草帽盖住脸,从草帽的间隙中看着外面白晃晃的天空,模模糊糊地思考着。他发现人长大了就有了责任,事情并不与他原先想的那么协调一致。

当你越来越大,感觉自己到了生命的中部,而不像小时候只感到在生命圆周的某个点上,你会不寒而栗。你的周围似乎都是些令人炫目、五光十色、吵闹不止的东西,它们的杂声和强光撞击在你那叫做生命的小小细胞上,猛烈地震动它,使它变形。



“离开这个世界比留在这个世界上好,是吗?”

“好不了多少,亲爱的。”

“我想凡是孩子生下来时,如果不想要就该立即处死,免得他们有了魂儿,免得他们长大到处乱跑。”

他们还在地上发现一张字条,上面是那个男孩的笔迹,他用自己带的一小节铅笔这样写道:

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孩子太多了。



这个男孩子是他们一切的中心和焦点,是他们的生活最简明的体现。他为先前那对轻率鲁莽的父母呻吟过,为他们错误的结合颤抖过,现在又为这一对父母的不幸遭遇送掉了性命。

评论(9)
热度(7)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