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SQ从你的名字开始][瑾瞳]六月纸花

-“你说我应该把很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

-“……你要我以同样抽象的方式回答你吗?”
-




车停在了初夏的斜阳里,从光影交错的林荫道转至整条长街都无遮挡的匀散斜照,这使车窗所映的镀了层光的虚影更为淡渺。

论舒适度是最适合被倦意侵袭的时间,论可惜度却又是最值得提足精神的时间。孙璟颞旁束齐的黑发既吸收太阳的热度,同时也靠贴车窗玻璃的凉度。公共汽车的发动机声盖过了太阳穴的微弱跳动,孙璟还是从扰耳的声响中捕捉清前座人放轻的声音。


前座光滑广告纸的叠纸声响戛然而止之时,孙璟眼看着前座的少女小幅度地侧转身子,车座椅背局限了她的视线。


“孙璟?睡着了吗?”秋瞳用着轻得她自认为孙璟能够听见的音量。

侧靠车窗的孙璟正身凑前,松了玩绕着衣前领带的手指。学着前座秋瞳的手势,也将手拢放在嘴边悄声地回答她:“没有噢。”


今天没有体育课孙璟也依然高束长发,是因为在离校前对着镜子整理着装仪容时不自觉地就梳理了披散的长发。不知面见重要的人会重视处理的道理是否适用。

偷看一个人最好的时机,趁这个人全神贯注在注意不到你的一件事上,能够肆无忌惮地盯看她侧脸的眉眼鼻唇。孙璟确信这是怎么也看不够的轮廓。

可现在似是有话要说的秋瞳早就停下了专心叠纸的动作,映入车窗的光影交错。秋瞳手中叠折到一半的传单纸有不止三种颜色的彩印。仍是侧着身的秋瞳认真地悄声问后座:“那孙璟你有看见刚才窗外的那只小狗了吗?”

“……没有噢。”


孙璟不知怎么就回想起与秋瞳一道上车前的情景。在接到别人突如其来递来的一张广告传单时,秋瞳不仅会下意识伸手接住。还会下意识道谢。

有时会跟不上秋瞳的脑回路,不管她问出什么样的问题都不奇怪。并列地坐在公共汽车上的二人就像上课时互通消息窃窃私语的前后桌。虽然这辈子好像还没有像这样的体验,光是各自校服的颜色就已隔了一个学校。即使如此,却给两人添加更多的可聊话题。


提起着装问题总有一个总被问起的问题。那就是假使头发留短要经常剪理的麻烦,孙璟常常有被问到过自己会不会剪短发。孙璟猜想着自己应该又找到了一个理由,因为喜欢长发的女孩子。


“唉我以为你也在看窗外。”

“我在看你啊。”孙璟忽然笑了笑,她突然觉得喜欢长发女孩的留发理由是一个可以对除秋瞳以外的任何人自如说出口的理由。

“嗯你说什么?”秋瞳可能是没听清或是别的。

凑前座椅背更近的孙璟还是把声音放得很轻,却毫无自觉自己的言语才是最惊扰对方的魁首:“我说你超好看。”















评论
热度(33)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