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我放弃天真,

那我就是死了。

也总该留那么一丝吧。

[镰仓物语]他生之缘的斑斓温度

*在没有你的世界中,任何愿望都无法实现



一色正和站在热带鱼缸前,他学着身旁亚纪子的模样,也一并俯身贴近玻璃凑得很紧。随着她的视线一道盯着海葵间嬉逐的热带小鱼,小巧的鱼身或许比海葵还要柔软,鱼尾从来都摆触不到景藻。纵使时快时慢地游动轻摆,但这每一回的游摆都使无形水流如同包绕它周身的屏障。可也由此能够在哪一条小鱼摆尾消失之前,寻得可见的痕迹。

“这一只好漂亮,啊消失了。”她的声音很轻,放轻的声音原本只是她无谓的担心惊扰游鱼。

而就在亚纪子伸指的那一刻,她所赞叹的灵敏鱼身连同近处的热带鱼们,近乎同时地转瞬消失在调节水质的造景石缝的间隙里。

“啊……”亚纪子还未完全伸指就已尴尬地握拳于嘴侧,好像清楚地认为是她的手势吓跑了鱼群。

他想如果他能够在赶稿期限以外的时间也赞叹自己的想象力天分就好了。如果可以编出一段漂亮的故事。

起码也该在现在接口打断亚纪子的自责。清澈水质使鱼儿们对光影流转更为苛刻,忽受惊吓而纷纷躲起来太正常不过。


“是常有的事呢。”极为流畅,也很自然的。一色正和一面笑着,一面几乎不经过滤的随意偏扯着话题,“它们本来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天天忙着游来游去跑东跑西。所以它们一定是突然想起自己有什么事还没有做吧。”

“原来是这……不是的。”只愣了一瞬是亚纪子似乎幡然想坚持是自己惊扰了热带小鱼们。

“恩对,不是的。”于是他点头,从从容容地顺着她附的这一和使她再次愣住。

一色正和并没有回视亚纪子的视线,隔着热带鱼缸的玻璃,照明灯下被氧气泵咕腾的水波能够折粼的水光太微。一色正和抬起的手掌在抓握住她的腾在半空的手之前,亚纪子都并不清楚他想要做什么。

亚纪子的手任一色正和牵引着贴在了热带鱼缸玻璃壁上。

“还是先跟它们打一个真心诚意的友好招呼吧。”一色正和从亚纪子身旁传来,她的手掌平贴较体温略凉的玻璃,而手背贴附的他的手掌更为炙热一些。

比起这个,她更不明所以的是他接下去说出口的话。他说得这样轻,这样从容:“亚纪子的目光,连鱼也会害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评论
热度(11)

© 主塔水晶 | Powered by LOFTER